圣域_

是狂赞士。常驻新浪微博:@圣域_
最喜欢了Mill了(´・ω・`)

【AA】梦境

cp:阿拉纳克/阿塔尼斯
虽说没标记警告什么的,但后文是不是要开车作者还在考虑_(:з」∠)_

4
       这天,赛兰蒂斯正在阿塔尼斯的办公室做日常的进度汇报,汇报刚进行到一半,赛兰蒂斯发现他的导师有着心不在焉,目光虽然是注视着她显示的数据图,但那焦点绝没落在投影出来的图表上。
       “大主教?阿塔尼斯?”
       这句提醒让阿塔尼斯回了神,他表示抱歉并让赛兰蒂斯继续她的汇报。

       汇报结束后,阿塔尼斯再次浏览了一遍这些数据和报告,示意赛兰蒂斯可以回去了,但她并没有马上离开,左右张望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赛兰蒂斯,你知道撇去导师和学生的身份,你我其实是同辈的星灵。”
       “我明白,大主教。”
       “既然汇报工作已经结束了,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告诉我的吗?”
       “我……我觉得,这有可能是比较私人的话题。”赛兰蒂斯有些纠结的看着房间里的一角。
       “那么说,也许是我不应该知道的事,那我也不会追问你。”
       “其实……好吧,我还是不说了。”
       阿塔尼斯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女星灵,正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的时候,赛兰蒂斯回应了他的疑惑。
       “我做了一个梦。”
       “梦?”想到自己前些天在梦里碰到塔达林高阶领主的事情,大主教不由地惊了一下下。
       “是的,我梦到了过去的艾尔。”
       过去的,那个还没被异虫席卷一切的艾尔,那个繁荣昌盛,人民幸福的艾尔。

        灰蒙与深紫描绘的云雾,虚无缥缈,仿佛看见了万事万物的起源与陨落。
       渐渐地,眼前的迷雾开始消散,露出了荒芜的地表与暗色的天空。阿塔尼斯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又未知的星球,似乎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的生灵存在于星球上,他能感受到,从皮肤表面传来的密闭感,纵使没有被关进一个狭小的空间,阿塔尼斯仍能感觉到窒息感与孤独。
       就像是,他与其他族人曾感觉到的,失去卡拉后的感觉,寂静,被孤立,而又无助的感觉。
       似乎有什么在回应着他的想法,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化,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逐渐清晰了起来。
       是地嗪。
       他们曾在斯雷恩上见过的气体,连接着虚空与现实。而在亚顿之矛上,这种气味几乎成了塔达林的代名词,他们视之如珍宝,每个塔达林都喜爱沉浸在地嗪中的感觉,自然也包括了那个星灵。
       “阿拉纳克?”大主教不由得想起了这个名字。
       “哦?亲爱的,你很想我。”
       熟悉的声音在阿塔尼斯背后响起,转头看去,那个塔达林的高阶领主已高傲地站在那里,身着那套大主教熟知的红黑战甲。
       也许这个突然出现的星灵能告诉他一些信息,阿塔尼斯这么想着,面前的高阶领主回应了他的想法。
       “这个星球并非看上去的那么荒芜,我有自信能带领我的部下在这里建立我们的新家园。”
       此时阿塔尼斯明白了,这又是他的一个梦,这个梦里所有的一切他都能掌控,包括眼前的这个星灵。
       “为什么……会是你?”
       “什么?”
       “在我梦境里出现的星灵,为什么会是你?而不是我的导师塔萨达尔或是泽拉图?”
       “嗯……谁知道呢。”然而面前的塔达林只是摊手耸肩,并未正面回答阿塔尼斯的疑问,大主教忽然感到梦境的“指使权”在脱离自己。
       “回答我!”失控的感觉让阿塔尼斯开始动摇,周身的蓝色灵能开始变得不稳定且具有攻击性,这让阿拉纳克有些不满。
       “在亚顿之矛上我可没见过那么暴躁的大主教。”
       “你……”
       就在暴涨的灵能接近顶峰的时候,大主教面前的星灵做了一项令他意想不到的举动。阿拉纳克上前拥住了快要爆发的阿塔尼斯,并用暗红的灵能安抚着他。
       “?!”
       “生气对你那经历过征战不休的躯体可不太好。”阿拉纳克用灵能抚过阿塔尼斯的身体,感受着怀里的星灵慢慢冷静下来。
       “圣堂武士的身体素质好着呢。”大主教的灵能渐渐平息,恢复到了平常的水平。
       “别嘴硬了,我了解你的性格。”
       阿拉纳克空出手来,指节由阿塔尼斯的神经索划到侧脸,将自己的头冠贴上了对方额前的面甲。这番亲昵的举止令阿塔尼斯有些无所适从,却也不排斥,他不敢动,任由阿拉纳克动作,只要他不做太出格的事……
       “阿拉纳克……你为何要做这些?”阿塔尼斯对上阿拉纳克那双猩红的眼眸,流动的灵能令人着迷。
       “你是好奇宝宝吗?那么多问题。”

       灵能交流的感觉舒适而又放松,阿塔尼斯感觉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天空放晴,明亮的光线混淆了面前星灵的影子。
       “阿拉纳克,你究竟……”

       独身了两百七十余年的大主教从未想过与其他人产生亲密关系,在在大战之前,自己一直忙于学习成为圣堂武士与一名合格的达拉姆大主教,至于星灵的情感需求,阿塔尼斯并没有过多的关注,或许也和星灵本身薄情寡欲的体质(?)有关。
       看着显示的有关塔达林社会近况的情报,阿塔尼斯有些出神,虽然梦是虚伪的,但那亲密的灵能交流,与留在自己皮肤上铠甲的坚硬触感又是那么的清晰。
       阿拉纳克。
       那真的是你吗?

p.s:谈感情,慢慢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