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域_

文字发表点,常驻新浪微博:@圣域_

何で、泣いでいるだろう。

【AA】Flowertale

*借用Flowerfell的部分设定
*高坚果视角
*第二人称

    你如往常一样,料理完一天繁忙的公事,回到家中,家门后熟悉的身影令你烦躁的情绪逐渐变得安心。
    “阿拉纳克!你回来了!”
    你的伴侣正坐在沙发上给孩子们讲着童话故事,听到你到家的声响,他起身迎接你的归来。
    你问他今天过的怎样。
    他向你抱怨孩子们的淘气,宅在家不能出门的无聊,你回以笑声,他用拳头轻轻地锤在你的胸口,向你撒气,渐渐的,他平静下来,双手依旧握拳抵在你的胸前,他将自己靠在你身上,你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
    “怎么了?”
    “还要多久……”
    “什么?”你没明白他的意思。
    他抬起头,那双无瑕的蓝色眼眸似乎在寻找答案。
    “还要多久才能恢复平常的日子?我是说,我也很在意议会现在怎么样了,我的工作停滞了这么多天,肯定有一打的公文等着我批,还有……”
    “阿塔尼斯!”
    “……抱歉。”
    你不理解你的伴侣为何要道歉,这一切并不是他的错。
    你将他拥入怀中,轻抚着他披散下来的神经索,你的指尖触碰到了他神经索附近的花瓣。与正常的星灵不同的是,他的后脑处“生长”出了好几朵黄色的花朵,正好能围起他所有的神经索,像某种美丽的头饰。
    这并非某种已知病症,这几天来你查不到任何的文献资料,这让你感到恼怒和……挫败。
    那些黄花并非同时出现,第一次意识到花朵的存在是在一个平日的早晨,你睁开睡眼,与你同寝的伴侣的后背正对着你,发辫一般的神经索间绽放着一朵黄色的花,你以为是你睡眼朦胧的错觉,然而在打理好服饰准备出门时,你的孩子们指着他的后边说,妈妈的头上戴了花!
    这种花朵似乎扎根于星灵的神经索,无法直接祛除,即使用工具割下来,第二日仍旧会长出新的花朵。祛除的过程与直接割裂神经索无异,即使你的伴侣没有和你提及,你仍能从他未擦去的泪和微蓝的眼角看到,那种疼痛。于是你强烈反对再次进行花朵祛除,期望这些花能有一天自行消失,然而事与愿违。
    黄色的花朵一天天的增多,它们绽放得愈发盛开,与阿塔尼斯的肤色相得益彰,你不得不承认这些花衬得他更为柔美。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好了……
    花开的某一天起,阿塔尼斯的身上开始出现异常,连续数日的发热,看上去只是普通的体内自检升温,然而体温恢复后阿塔尼斯的行为开始变得怀疑。在你的追问下,他道出了事实,自从发热那天开始,他的感官变得虚弱,视线与听声变得模糊,但仍未至影响正常生活的地步。
    这让你感到不安。
   
    “或许我应该答应继续进行祛除手术……”
    “那不是能彻底解决的办法。”
    “但……”
    “阿塔尼斯!”你大声呵斥了你的伴侣。
    他被吓到了。
    “你做这种自残行为没有任何的意义!这只会让你更痛苦!”
    “阿拉纳克!我说过很多次!我做什么事是我的自由!”
    你们又开始争执,就像你们以前的那样。孩子们被你们争执的怒火吓哭了,你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你的伴侣前去安抚孩子们,你试图平静下来。

    “……阿塔尼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你为你伴侣的沉着冷静感到惊讶。你明白阿塔尼斯以前的处理方式是安顿好孩子们后拉着你到你们的卧室继续吵,每次最后都能“和平”解决(还是说只是不了了之?)。
    解决的办法?你自己心里有数。(笑)
    “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也明白,虚弱的发作越来越频繁,甚至是在家里来回走动都有可能会摔伤。”
    “阿塔尼斯……”
    你的伴侣向你微笑着,你发现他眼角那细腻的纹路间透着不易察觉的蓝色。你心中愧疚和无力的恼怒愈发强烈起来,你的伴侣察觉到你的变化,轻抚着你的脸颊。

    “会好起来的。”

TBC.

p.s:先做一个小小的分段。
直接用lof客户端写真麻烦啊……
懂梗的朋友应该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D
最近沉迷Undertale,Flowerfell这个AU我甚是喜欢,昨晚群里太太们聊到花,于是有了这个脑洞XD

上课随笔
证明自己有在摸鱼

进度打卡,现在才写完第一章,说实话有点慢_(:з」∠)_
没有之前写AA的那么有激情,大概是因为想塞的东西太多了,而且全在想着后面部分的剧情吧……
加上今天闹微博授权的事情,我在考虑要不要更换形式,改成真AVG啥的……

(可那样就没办法塞车了呀´_>`)

预告。
我正在准备做一个以克苏鲁和原创女主为主角的小Galgame,网页AVG,文字量不大,载体是微博和lof。
大纲基本完成,内容上是纯粹的yy产物,估计其整体的表现已经脱离克系故事的呈现了,所以会有OOC……
只要有人想要看我写出来的这篇故事我就一定会把它做完,连文本带插图(
人设见我上一张图。

*下午传截图结果被屏蔽搞的毫无心情写宣传´_>`

……LOF你够了,这图又不色情你屏蔽个啥啊给个理由啊???

赤尾慎也这只小小克会场都贩售过了,啥时候有涂装制品版啊啊啊……

【AA】一个窒息操作

*前提:小主教昏迷了

-哎哎!那边的塔达林妹子!你有看见你们的高阶领主去哪了吗?
-阿拉纳克大人(Lord Alarak)不久前去了你们大主教的休息室,怎么了吗?
-那个那个,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最近走得有点太近了?
-谁?
-就是他们啊!(拇指指向休息室)你们没有发现这两个人平时就呆在舰桥上,甚至是休息的时候,我路过舰桥的门口,都能察觉到里面还有两人“暧昧”的灵能……
-…wow我似乎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如果是真的话。
-你也觉得他们俩不一般对吧?
-确实啊,刚才你们大主教被医官们抬进休息室后,高阶领主就飘着冲进了休息室,医官都出来了也没见他再出来。
-是吧是吧?!
-嗯!那时高阶领主有些骇人的神情难不成是因为特别的担心阿塔尼斯?wow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哈哈哈…

让我们略过两位星灵腐女子的对话,看看休息室里的情况。

距离那群医官离开房间已经过了20分钟,但阿拉纳克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数个小时,平躺在床上的阿塔尼斯看上去与往常的睡眠并没有不同,除了过低的灵能频率,但不论阿拉纳克怎么叫阿塔尼斯都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那医官对忧心忡忡的阿拉纳克解释,阿塔尼斯只是暂时陷入了昏迷,进而在应急情况下,星灵的生理保护机构被触发,进入了假死状态。在这个状态下,星灵会陷入沉睡,灵能频率变缓,直至他们的躯体认为周围已无危险,自行解除假死。
阿拉纳克只好坐在床边等着睡美人醒来,毕竟星灵没有嘴巴,没法吻醒沉睡的公主。
所以阿拉纳克做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决定,用灵能来冲击阿塔尼斯,强迫他的灵能做出反应,这样也许能够让他恢复正常(的睡眠?),阿拉纳克提升了灵能等级,让这股赤色的雷云笼罩在阿塔尼斯周身,让他的意念直接接触阿塔尼斯。
-快醒醒。
-别睡了,没什么时间给你浪费的。
-再不起来我就要上你了,我不介意艹一个昏睡的星灵。
……
似乎是感受到了阿拉纳克的意念,阿塔尼斯沉睡的灵能开始提升频率,达到了正常睡眠的水平,这让阿拉纳克松了口(?)气。然而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嘈杂的打闹声,声音越来越大,阿拉纳克实在是坐不住了,按开了休息室的门,当门板往两边收的那一刻,外面的一切瞬间安静了。
门外所有人都在试图抓住一只巨大的……毛绒兽?那细细的缰绳能制止这头四肢着地有半星灵高的四脚兽就有鬼了,看着这头像是长了白色毛的雷兽,那对长角和雷兽一样颇具攻击性,而被长毛覆盖得只剩下脚丫子的样子,那词叫什么……可爱(?)!也许阿塔尼斯会喜欢这样可爱(?)的东西,特别是那对闪着光的蓝色眼睛让阿拉纳克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正在尝试捉毛绒兽的其他人则是被从阿塔尼斯私人休息室里走出来的阿拉纳克惊到不敢说话,如果他们还有卡拉,那么现在频道里全都是“卧槽阿拉纳克和大主教共处一室?”“他们是在搞办公室恋情?”“高阶领主下手真快啊~”“啊……帅气的阿塔尼斯名草有主了QAQ”“脑补一万字^p^”……
就在所有人脑内剧场除了正在神游的阿拉纳克的时候,阿塔尼斯醒了,那头白色的毛绒兽没理会阿拉纳克,直接跑进休息室,来到床边,两只前脚趴在床边,一副求抱抱的样子。
好了,现在除了大主教,所有人脑子里都是清不完的黑色问号。
-阿拉纳克,你介意我在舰桥多养一只四脚兽吗?
-……啥???你要养这个“宠物”?
-不是养宠物,是训练它。我想让它成为辅助我们作战的单位。
-……不,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连它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它米沙。
阿拉纳克这下彻底无语了。

异世界的某个铲屎官打了个喷嚏。

*坚果:卧槽心好累啊这人还没追到就有一个宠物来跟我争夺地盘。
* 本来是想搞个昏迷梗的福利,不知道怎么就谐了。
*假死设定全是胡诌的,看着爽就行。
*小雷兽巨可爱!每次用凯姐都想点雷兽:D

摸鱼摸鱼,各位邪神们(

成年体的克总画不帅好难过啊……

奈亚风评被害(。关我吊事((((((溜了溜了

微博的摸鱼克总头像,原型是赤尾慎也的那只,太可爱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