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域_

是狂赞士。常驻新浪微博:@圣域_
最喜欢了Mill了(´・ω・`)

【AA】梦境

阿拉纳克/阿塔尼斯,剧情回无警告
希望我能写出那种严肃的氛围……

8
       在塔达林访问舰队到访艾尔前,一份简短的调查表发送给了每一位在艾尔的星灵,包括大主教。发送出这份调查表的不是别的星灵,正是相位技师凯拉克斯。
       在赛兰蒂斯的允许下,凯拉克斯将调查表以她的名义署名,至于理由,凯拉克斯表示赛兰蒂斯比起他来更有亲和力和民众的信任,以她的名义发送调查问卷一类的文件会比匿名得到的结果更具真实性。
       收到这份调查的阿塔尼斯立刻找了赛兰蒂斯,赛兰蒂斯表明了缘由。
       “凯拉克斯?他怎么会想起调查这个。”
       “至于理由,我想您应该直接去找相位技师问问。”

       亚顿之矛,太阳核心。
       没有战事的时间里,亚顿之矛一直是由相位技师凯拉克斯一手指导维护的,而现在,大主教在太阳核心室找到了他。
        “凯拉克斯。”
        “好久不见,大主教。”
        “客套话我就不必说了,”阿塔尼斯一脸严肃的走到太阳核心的操作台前,看着核心的目光甚是凝重,“凯拉克斯,你是怎么想到,要调查全艾尔星灵的梦境相关的事情?”
        相位技师听罢,用他的机械臂在操作台上调出了几张数据图标:“我最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最近我总有那么一两个晚上做梦,梦到的方向大体上是好的,内容都是以前经历过的美好,比如在过去的艾尔生活过的日子,以及在亚顿之矛上作战的日子,想起这些,我的内心依旧感到荣誉与热血。”
       阿塔尼斯一边听着,一边仔细查看那些数据图,没有回应相位技师的话。
       “抱歉……扯远了。”凯拉克斯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他显示出来的资料上,“近20天内,艾尔上空出现了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我对比了一下,最为符合的应该是,虚空能量。”
       “虚空能量?难道埃蒙仍未被完全消灭……”阿塔尼斯着实被惊到了。
       “然而……我做了详细的数据分析,这股虚空能量并不属于埃蒙,与埃蒙的能量波长并不相符,而且这股虚空能量并没有显示出明显的攻击性,所以,我大体可以判断,这并不是埃蒙的遗存物,而是另外的虚空产物。”
       “但我们并不能轻易放松警惕,埃蒙或许真的还留存了一些爪牙。”
       “是,大主教。不过,我要说的重点并不仅是异常的虚空能量,还有关于我们最近频繁做梦的事。”
       “你继续说。”
       “我详细记录了我做梦的日期,以及我入睡的时间段,并与这20天来的异常能量波动做对比,我发现了,只要是在我做梦那天晚上的时间段内,异常能量的波动就会同时出现。”凯拉克斯将关于能量波动的统计图与做梦时间的统计图放在一起,阿塔尼斯看到了详细的时间数据。
       “也就是说,你怀疑做梦和那股虚空能量有关?”阿塔尼斯推断道,回想了自己做梦的时间,似乎也是那几天做了有关阿拉纳克的梦。
       “可以这么说。而且我决定做这次调查前,我问了赛兰蒂斯,她也是在同一个晚上做了梦。”凯拉克斯结束了他的解释,收回了数据图表的投影,“所以,恕我冒犯,大主教您最近是否也做了梦?”
       阿塔尼斯犹豫了一会,想起之前赛兰蒂斯也和他说过做梦的事。
       “是的,和你列的时间一样,我也是在那几个晚上做了梦。”
       “我明白了,感谢您的积极配合,大主教。”
       阿塔尼斯想起自己还有公事没办,与相位技师打了招呼后准备离开亚顿之矛。
       “等一下,大主教!”
       正准备踏出太阳核心室的阿塔尼斯被叫住了,回头看到凯拉克斯追了上来,身侧的三条机械臂一晃一晃的。
      “我认为,我需要和您讲明一件事,呃……或许这仅仅是我的推测……”
      “没关系的,凯拉克斯,我会接受你的观点,说吧。”
      “大主教……不,阿塔尼斯,我得告诉你,这次的虚空能量不同于之前埃蒙的入侵并操纵我们,它似乎能够不借助任何介质来控制我们的意识,甚至是改写。我也曾去问过塔兰达尔,但他表示并没有做过任何一次梦,所以我猜测,这也许和我们曾直接接触过卡拉有必然的联系。记住,阿塔尼斯,你一定要小心……”
       阿塔尼斯拍了拍相位技师的肩膀:“谢谢你们提醒,老朋友,我会记在心上的。”

       数日后,凯拉克斯便收到了许多份调查结果,经过归档和统计,他得到了一份数据,有近60%的星灵表示在同几天和同一时间段做了梦,梦境的内容也大多是美好的回忆,在他的仔细查看筛选下,其余的40%结果里,有百分之十几的比例是记不清做梦的时间段,剩下并没有做梦的结果中,全部是奈拉齐姆星灵……
       “唉,推测出的最不想见到的结果出现了……”看着分析后的结果,凯拉克斯坐在操作台前愁眉不展。
       同一天,议会召开了一项紧急会议,被突然叫过去的阿塔尼斯不明缘由,看着投影出来的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拿到凯拉克斯的调查结果。
       “所以,你们这么紧急的召开会议就为了让我们看这个调查结果?”大主教不解。
       “阿塔尼斯,这你还不明白么?这是塔达林的阴谋,他们仍然勾结埃蒙,想要借此机会来夺取艾尔!”一名议会成员义愤填膺的指着投影,那眼神几乎要把阿塔尼斯盯出两个洞来,其他成员也都一副赞成的样子。
       “你们这是污蔑!塔达林现在远在数十光年以外,他们又如何来加害与我们?”
       “阿塔尼斯,只要他们能与被放逐虚空的鬼怪达成交易,那么他们能在哪儿使用虚空能量都是可能的。”另一位议会成员补充道。
       一时间,会议室里满是关于讨伐塔达林的议论。
       “且慢,现在下定论还不迟,我们确实不知道这次的异常能量波动是否与塔达林有关,很有可能确实没有关系。”有一位成员站了起来,这番话让大主教以为事态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时,这个成员说出来后面的话。
       “不如拿塔达林来做实验,来验证这能量对我们星灵到底有没有害。”

       会议最后在大主教的怒斥下不了了之,阿塔尼斯没有想到,他编进议会里的星灵都是这样的品行,然而转念一想,除了讨伐埃蒙一战,艾尔上的星灵对于塔达林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几乎所有人看待塔达林就像是看待流亡的弃子和叛徒。
       但现如今,在阿拉纳克的领导下塔达林已经改变了以往的不正作风,正在重整自己的面貌,这恐怕在整个艾尔之上,只有阿塔尼斯一个星灵会去相信了。
       庆幸于自己的领导地位高于如今的议会,以及在这之前对于塔达林舰队到访先入为主的大力正面宣传,让议会想要动摇民心的渗透传播显得无能为力。
       站在议会大厅,看着中心摆放着的艾尔星球模型,阿塔尼斯由心底发出不少感叹。
       “今后势必会发生一场波澜,没想到在战争之后,维护和平与稳定是那么的困难……”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阿拉纳克……

p.s:紧张刺激(并没有)的剧情回
p.p.s:这章完全暴露了我对于艾尔领导体系的不了解,有些设定我还得问问我朋友……
写剧情最怕的就是人物掉智商,希望我之后别犯这种错误orz…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