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域_

是狂赞士。常驻新浪微博:@圣域_
最喜欢了Mill了(´・ω・`)

【小黑oc向】日常小短篇

注:ooc,女性仓鼠

“Clem clem!”
为了寻找宝物,Clem每周都会在中继站出现并寻求Tenno的帮助,即使不是在寻宝的第一线,而是在另一侧帮特工们吸引注意力并拖延时间,Clem的热情依旧不减,将来犯的Corpus敌人一一击退。
“单纯,”正在传识仓的Tenno内通过链接战甲传感来“观察”着那边的情况,“所以对工作抱有更大的热情吗,有点羡慕呢……”
“指挥官?”被派往现场执行这类任务的依旧是Nekros,他那萃取尸体精华的能力能在这样的任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没什么,只是感叹一下。”

嗡嗡嗡…
嗡嗡嗡…
视线内闪现出不详的黑红色。
“啊。”
“他来了。”
“Nekros,你和Clem在这边等我一下。”说罢,Tenno从Nekros的躯体中剥离出传识,被锁定了机体的Nekros只能现在一旁什么都做不了,好在Corpus船员的注意力并没有过多的放在他身上。
对付Stalker,最常用的办法是去一个较大的房间与其迂回,即使被其砍伤,也能有更大的机会重整态势。
“我是你的终结者!”伴随最后一句呼号,Stalker现身了,然而……
“他人呢?”处于虚空模式的Tenno扫视一周,并未发现那个举着巨剑的黑色人影。
一道牵引之力将Tenno拉到一个陌生的场景里,高耸的白色金属墙面前正是方才没踪影的Shadow Stalker。下意识与其拉开作战距离的Tenno向着上方冲刺,发现这里其实是这大房间内的一个矩形的深井,自己并没有被传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正当Tenno思考着如何应对,那股力量再度讲她拉到Stalker的面前。
“你无法逃离…”
被迫进行作战的Tenno只好举起右手的增幅器,一道虚空光束击中了Stalker,趁着他错愣的时机,第二道、第三道光束打在了Stalker身上。
然后Tenno就再次跳走了。
“……Tenno,你是在用什么把戏羞辱我吗!”
“不,我并没有这么想,”地面上的Corpus敌人有些太多了,传识结束回到战甲内的Tenno指挥着Nekros清理掉烦人的杂兵们,“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我与不共戴天之宿敌间没什么好谈的!”
一大片Corpus敌人被三两下击杀倒下,从容不迫的Nekros还有闲暇从那些尸体里摸出战利品来。
“那……你为什么不上来?”
“……”
“你不会传送或者爬上来吗?”
“……”
作为回应,Stalker再次使用了那个牵引能力,这次出现在他面前的则是战甲Nekros。
“Shut up.”
说罢,作势要展开连续的剑气攻击,Tenno为了保护战甲,再次使用传识。
就在这时,一束音波弹击中了他,随即便是熟悉的强制屈膝跪坐传送姿态,不同的是这次他在被传送走之前什么也没有说。
……太屈辱了,被恐鸟给击退了什么的。
“还是老样子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Tenno看着面前飘起黑雾的Stalker,俯身屈膝贴近他。
Stalker的身躯僵住了,因为眼下这个他没能刺杀的Tenno目标,将嘴唇凑到他的前额,亲了一下。
“期待下次再见,亲爱的Stalker。”

突发的事态已然解决,接下来便是执行剩下的任务了,全程没被太多的Corpus打扰令Nekros感到有些庆幸,表盘上显示生命维持水平有些危险,他跨上离自己最近的平台,那儿正好有一个生命维持装置。
“Clem!”
不远处,招架不住Corpus围攻的Clem已经倒在地上。在Tenno和Stalker周旋时,这位Grineer朋友帮他们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清理了烦人的敌人,Nekros把倒地的Clem拉了起来。
“谢谢你。”这是Tenno的声音。
“Clem?”单细胞思维一般的Grineer朋友并不明白为什么来帮助他的Tenno要道谢,不过他也接受了,毕竟他不善于思考那么复杂的东西。

令人期待,下次会在哪儿见到你呢?

——大概是TBC

评论

热度(7)